Day373

I can sense the resistance I have when I am deprived of the control. While lost, I was trying hard to figure out the motivations behind, the protocols to follow, the connections between the known and the unknown. I’m stuck. But I’m also optimistic of the new level I am about to achieve.

Advertisements

Day367

加上了荷叶,忽然变得很有感觉了。

🌸🌸🌸🌸🌸🌸🌸🌸🌸🌸🌸🌸

转眼汶川地震已经过去十年了。在生死面前,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老公中学同学的老婆中风就这样走了。在单位的一个同事听说得了胃癌。在这个年龄,还可以追求自己喜欢的生活,也正是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的时候,我要做的就是主宰自己的命运。

Day350

有人说经验主义是伟大艺术家的个性。以此为自己坚持下去的理由。

老师总说我放不开。一直把我的个性当作我发展的绊脚石……很令人沮丧不是吗?个性怎么能改?老师的意思大概是说我想有所建树就得绕着自己的个性走。不过走艺术这条路,我就是想用艺术表达我的个性,创造自己的境界。没打算放弃,也不打算妥协。#monet ##Impressionism #acrylicpainting #artjourney #artjourney1000days #haystacks

Day335

古镇的一个角落,开满了星星一样的红色小花。四片花瓣张力十足又向外伸展着,在笑。

:::::::::::::

艺术中学今天开放日。在这个学校,艺术只是一门学科,教授的多是如何表达,如何鉴赏,而对基本艺术技巧的训练要求却在其次。这也可以从毕业生本科的学科选择看出来,多数人选择从事艺术管理相关的工作,而并非真正从事艺术创作。我更希望从这所学校毕业的孩子选择上艺术大学,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这教育始终无法摆脱以追求就业为目标的套路,如果把艺术当作兴趣来学,这个学校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